• 手機閱讀本書

    掃描二維碼,直接手機閱讀

查看目錄

正文 第90章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一見傾心,搶來的老婆有點甜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 進入下一章。
    以下為00小說網www.00xs.cc收集并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原以為,她把話說道這個份上,霍之卿會放她離開。

    誰知,他不但沒放開她,反而將她抱得更緊。

    一手鉗制著她不斷掙扎的身子,一手扣住她的后腦勺,穩穩地固定住她亂扭亂動的小腦袋,下一秒,一個低頭,就親了上去窒

    被再一次親住的夏翩,在一陣反抗無力之后,徹底地放棄戛。

    她任由他親著,整個身心漸漸麻木。

    明顯感受到她的僵硬,霍之卿緩緩將她放開,微微后退一步,深邃的視線落在她還掛著晶瑩的小臉上,不僅沒有生氣,反而輕輕勾起了唇角。

    “想不想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他低低出聲,嗓音緩和,低沉而磁性。

    他貌似好心情的樣子,讓夏翩暗暗咬牙。

    她冷冷地掃他一眼,轉身就想離開,只是剛抬腳,霍之卿的聲音隨之而來,“你吃醋了“

    不是反問句,而是陳述句。

    他用愉悅的語氣,陳述一個事實。

    原本不想再理他的夏翩,聽了他的話之后,極力壓制的小宇宙徹底爆發。

    一個轉身,氣勢沖沖地幾步走到他面前,仰著小臉,惡狠狠地瞪他,“收起你的自戀,我就算吃光全世界的醋,我也不會吃你的“

    “還嘴硬“霍之卿抬手,想撫上她的小臉,卻在即將挨上的那一刻,被夏翩一巴掌拍飛。

    霍之卿也沒氣,只是將雙手隨意地抄在褲袋里,垂眸凝著她,唇角的弧度更大,“想不想聽我解釋“

    “解釋就是掩飾,我才不要聽。”

    “伶牙俐齒。”

    “哼”

    視線落在她氣成包子的小臉上,那圓鼓鼓的一團惹得霍之卿心頭一軟。

    他將一只手從口袋里掏出來,隨即伸手一勾,直接將夏翩一把勾進了懷里。

    “你”

    “我和她沒什么。”

    原本還想掙扎的夏翩,一聽到他這句話,立馬停了所有動作。

    只是,她明顯不相信他說的,“你說沒什么就沒什么我親眼所見”

    “你見到了什么”

    “她湊到你面前,你不但沒推開她,反而笑得很開心。”

    “就這”

    就這

    夏翩心火又起,作勢又要推開他,卻被霍之卿環著她的長臂緊緊攬住,頭頂傳來他低低的嗓音,“你就不能乖一點”

    “你當著我的面,對著另外一個女人笑得跟朵喇叭花似的,這還不能說明問題”

    “嗯,的確嫌疑。”

    “你承認了”夏翩的嗓音瞬間拔高,還隱隱帶著失望和憤怒。

    “承認什么”霍之卿垂眸看著她,“你這個小腦袋瓜里凈是些不健康的東西,我和她沒你想得那么齷齪。”

    齷齪

    他竟然說她齷齪

    夏翩氣得抬手使勁捶他,“霍之卿,你這個壞男人,到了現在你還在維護她,你你我要和你分手”

    “乖,別鬧。”

    “你說,”夏翩伸手,使勁地揪著他上衣的衣襟,仰著小臉,憤怒地質問,“你到底要她還是要我”

    “要你”

    沒有一絲猶豫的回答,堅定而堅決。

    夏翩心頭一動,語氣也軟了下來,“好,那你必須老老實實的告訴我,你和她什么關系”

    “朋友關系。”

    “只是朋友”夏翩依舊很懷疑,畢竟他對著那個女人笑的那樣,實在太可疑。

    要知道,他從來都沒沖她笑得那么開心過。

    嫉妒

    羨慕

    怨

    霍之卿本不想告訴她事情真相,但此刻見她如此介意,只好簡單地解釋了一下,“她叫寧湘,十年前,她生

    tang夏夏難產時,是我救了她母女倆”

    難產

    夏翩猛然瞪大了眼睛,一臉不敢置信,“她結婚了都有孩子了。”

    “孩子十歲了。”

    “啊”

   &nb
--0---0---小--說---00xs.co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一見傾心,搶來的老婆有點甜00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說推薦閱讀:你終于來了
-0--0---小--說---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sp;“還懷疑嗎”

    鬧了一整夜,到了此刻,之前還一直理直氣壯怨念極深的夏翩,終于在此刻,有了一點點慚愧。

    她貌似真的誤會了什么。

    只是

    “你又不是婦科醫生,你怎么救的她們”

    “當時是在從美國回來的飛機上,她突然臨盆,飛機上沒有醫護人員,我只能硬上。”

    “啊,在飛機上生孩子“

    “她當時失血過多,被送進醫院的時候,已經休克,而她的血型又極其罕見。“

    “然后呢“

    “我救了她。”

    “你怎么救”說道這里,夏翩猛然停住了,她的神情漸漸變得凝重,“你什么血型“

    “rh陰性。”

    夏翩只覺得自己的腦子突然被什么東西撞了一下,隨即,雙腿一軟,她整個人都癱在了霍之卿的懷里。

    看著她劇烈的反應,霍之卿有些好笑。

    “你在害怕什么”他微微彎腰,直接將她打橫抱起,然后朝著大床走過去,“只是一個血型而已,又不是疾病,有什么可擔心的。”

    “可萬一”

    “你能不能盼我點好”

    “可我還是害怕,就像那個寧湘一樣,萬一有一天怎么地,找不到合適的血源怎么辦”

    “現在不是有一個現成的”

    “嗯“

    “寧湘。”霍之卿勾唇,“放心,我們都健康得很,不會出意外。”

    夏翩輕舒一口氣,一顆拎起的心這才緩緩落了下來。

    霍之卿將她放在床上,隨即俯身將她壓在下面,將唇湊到她跟前,低低出聲,“現在信了“

    夏翩的臉紅了。

    她不敢看他,不好意思的別開視線,咬著唇兒不說話。

    “小東西。”霍之卿低低一聲嘆息,“我都快被你折騰瘋了。”

    “哼。”夏翩看向他,粉色的唇兒嘟著,“以后不準對別的女人笑。”

    “全部”

    夏翩有些害羞,將臉埋在他胸膛間,低低地說,“當然是除了我之外的全部。”

    “小醋壇子。”

    “壞男人。”

    “怎么補償我”霍之卿將唇靠近她的耳際,低低出聲。

    在這樣寂靜的深夜,他的嗓音,讓夏翩覺得簡直性感到爆表。

    無法抵抗的誘惑,再加上之前胡鬧對他的歉疚,夏翩主動地伸出胳膊,勾住了他脖子。

    微微仰頭,她親上了他的唇瓣

    但很快,霍之卿就掌控了主動權,反客為主,吻得更深了。

    許久之后,他將臉深埋在她的脖頸間喘息,“這種折磨,什么時候才能結束“

    這個深夜,還發生一件事,只不過是換了男女主角。

    簡秋水心情有些不爽,體內壓抑的女性荷爾蒙就像一座即將蘇醒的火山,一直在蠢蠢欲動。

    下班的時候,她原本是想勾搭夏翩一起出去逛逛街,然后吃頓大餐。

    但某人有異性沒人性,不顧多年情誼,將她無情的拋棄了。

    傷心之下,她就開車回了,原以為會在親爹媽那兒找點溫暖和親情,但誰知,一開門迎接她的不是溫暖的親情,而是

    一張冰冷的紙條。

    紙條上書:妮,我和你爸受你陳伯伯的邀請,去泡溫泉了,明日歸;今晚你好好看家哦。

    落款是

    愛你的媽媽。

    “就這樣還愛我”簡秋水那個傷心啊,使勁地將小紙條揉成一團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然后使勁踢掉腳上的高跟鞋,直接朝沙發撲去。

    一切都好安靜。

    這讓喜歡熱鬧的簡秋水有那么一瞬間,覺得自己被整個世界都拋棄了。

    她趴在沙發上一邊委屈著一邊想,她今晚要吃什么

    靜靜地趴了一會兒之后,她從沙發上起來,光著腳丫子進了廚房。

    打開冰箱一看,立馬就怒了。

    到底是不是親媽

    冰箱理除了水果、酸奶和面膜之外,連根菜葉都沒有。

    她氣呼呼地沖出了廚房,走到沙發前一把抓起放在一旁的固定電
-0--0--小--說--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一見傾心,搶來的老婆有點甜00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說推薦閱讀:你終于來了
--0--0---小--說---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話,快速地撥了某一個號碼,那頭過了許久才接起來。

    “妮啊,有事”

    “田女士。”簡秋水咬牙切齒,“你到底還是不是我親媽冰箱里都是你的東西,下次能不能屯點糧食”

    “雖然你懷疑我不是你親媽,我也不想承認你這個不孝女,但你自己照鏡子瞅瞅,咱倆長得太像,哦不,我比你更美”

    “”

    夏翩無語凝噎,一把扣了電話。

    有這樣一個不著四六的親媽,她能活到現在已是奇跡。

    夏翩氣得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本想一會兒吃點水果喝點酸奶湊合一下,放在包里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她伸手掏出一看,來電顯示是袁浩,一個追求她已久的男人。

    一個只會花錢的富二代,簡秋水根本不感興趣,索性將手機丟在一旁置之不理,起身給自己倒了杯水。

    響了許久的手機終于停了,簡秋水以為他不會再打過來,誰知,剛停了一會兒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她皺著眉頭,猶豫片刻,最終是接了起來。

    不為別的,主要袁浩的父母她都認識,而且和她爹媽關系不錯。

    一接起來,袁浩的聲音就迫不及待地傳了過來,“秋水,在家嗎”

    簡秋水沒回答他的話,而是問,“有事”

    “我就在你家樓下。”

    簡秋水一聽,立馬起身走到落地窗前,隔著玻璃往下看,一眼就看到了那輛特包的蘭博基尼。

    她皺了眉頭,說話的語氣有些不悅,“你還真不把自己當外人了,就這樣不打招呼就過來了”

    “我聽田阿姨說,你一個人在家還沒吃飯,為了不讓你餓著肚子,我過來請你去吃大餐。”

    “”

    好

    很好

    又是田女士

    簡秋水暗暗咬牙,剛想毫不留情的拒絕,又聽袁浩說,“我真的沒別的意思,我也知道你看不上我這樣的男人,我純

    粹是想和你吃頓飯,就算做不成男女朋友,以咱們兩家的關系,還是可以交個朋友,你說呢。”

    對方都將話說道這個份上了,簡秋水覺得,她再要拒絕就顯矯情了。

    而她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女人那股子矯情勁兒。

    于是,點頭,“在下面等我,我換身衣服下去。”

    “好。”

    掛了電話之后,簡秋水就進了臥室換衣服。

    袁浩開車,帶她去了郊區一家海鮮農家樂。

    六月的季節,天氣炎熱,又是新鮮海鮮最美味的季節,在這個地方吃飯的人特別多。

    袁浩和老板認識,立馬給安排了一個好位置。

    兩人剛坐下,一群人從門口走了進來,一溜地黑色緊身背心搭配迷彩訓練長褲,腳上蹬著黑色的皮靴。

    他們的出現太過引人注目,餐廳所有人的視線都被吸引了過去。

    簡秋水也跟著抬頭去看,視線掃過那一群人,最后落在了

    一個男人的臉上。

    這一瞬間,簡秋水聽見了心里歡呼的聲音。

    人生何處不相逢

    樓天城,他們終于又見面了。

    而再一次的遇見,樓天城更讓簡秋水心動不已。

    上次見他,還是在南泉山莊,他一身休閑,雖然看出他身材極好,但全被布料包裹著,能覺得好完全僅憑相像。

    但此刻,他穿著黑色緊身背心,露出他古銅色的健康膚色以及那健碩而結實的肌肉。

    這樣一個男人,他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力量,陽剛而冷硬。

    一張棱角分明的臉龐,算不上太完美,但足夠英俊;眼眸深邃如海,眼神淡漠如斯,鼻梁高挺,薄唇微抿

    哪怕僅僅是這樣遠遠地看著,簡秋水就沸騰了。

    獸性沸騰。

    這個男人太符合她的口味了

    所以,她要定了

    就在她內心沸騰之際,坐在她對面的袁浩突然說了一句,“小舅”

    小舅

    簡秋水收回看向樓天城的視線,看著袁浩,“什么小舅”

    “喏。”袁浩抬手一指,“那個,走在最后面的那個。”

 
-0-0--小--說---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一見傾心,搶來的老婆有點甜00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說推薦閱讀:你終于來了
-0--0-小--說--這是華麗的分割--
;   簡秋水順著他剛剛指的方向,當看到目標人物竟然是樓天城時,她感覺自己的心跳突然加速,砰砰砰跳得飛快。

    她佯裝鎮定地收回視線,出聲道,“不打聲招呼”

    “當然要。”袁浩從位置上站起來,沖著樓天城站著的方向招手,“小舅,這邊。”

    聽到他叫聲的樓天城抬眸掃過來,簡秋水立馬低下頭去。

    她敢保證,如果讓樓天城看到她也在,保準不會過來。

    在南泉山莊,她對他的糾纏,明顯讓他厭煩。

    樓天城的確沒看到她,只知道袁浩對面坐著一女的。

    他大步走過去,然后停在袁浩面前,冷硬的臉上沒什么表情,“在外面看到你的車,一個人”

    袁浩指著坐在那里恨不能將自己的頭鉆進桌底的簡秋水,“和我朋友一起來的。”

    袁浩的話,這才讓樓天城注意到坐在一旁形同隱形的簡秋水。

    他第一眼沒認出她來,只是淡淡地掃了一眼,隨即移開視線。

    只是,他剛移開視線,突然像是看出了什么,猛然偏頭,重新朝簡秋水看了過去。

    視線從她一頭深棕色的大波浪長發一路下來,最后落在她戴著翡翠鐲子的纖細手腕上。

    一雙眸子頓時了沉了下來,他開口,聲音也極沉,“簡小姐。”

    不是疑問,而是直接叫簡秋水。

    當他叫她的那一刻,簡秋水是激動的。

    這個悶的男人,他果然是沒忘記她。

    意識到這一點,簡秋水暗自偷樂,但在抬起頭看向他的那一刻,她還是佯裝不認識他的看了好一會兒,一雙清澈的眸子里,都是迷茫。

    “你是”她微皺著眉頭,似乎在思考他是誰。

    樓天城暗暗咬牙,很好,裝不認識。

    一旁的袁浩見他們倆似乎認識,就問簡秋水,“秋水,你和我小舅認識”

    簡秋水立馬搖頭,“不認識,沒見過。”

    不認識

    沒見過

    樓天城微微瞇起了冷眸,淡淡掃她一眼,沒說話。

    恰這時,樓天城手底下一個隊員走過來,對他說,“老大,這里沒位置了,咱們換一家。”

    樓天城點頭,正要離開,袁浩開了口,“小舅,我這邊位置夠大,咱們擠擠拼一桌算了。”

    他說完,又看向簡秋水,征求她的意見,“秋水,你不介意吧”

    她當然不介意

    不僅不介意,此時此刻,簡秋水心里已經樂開了花。

    于是,笑著點頭,“好啊,人多熱鬧。”

    樓天城看她一眼,隨即讓身邊那隊員去招呼大家過來,然后在簡秋水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

    他坐下的那一刻,簡秋水就在蠢蠢欲動。

    趁著他和袁浩說話之際,她抬眸看向他,想裝著不經意的一瞥,可當她的視線掃過他被黑色背心包裹著的結實的胸肌

    時,視線就像粘了502膠水,再也移不開了。

    她從沒見過,有哪個男人能擁有如此完美而結實的胸肌

    即便就是這樣看著,就能感覺到他的力量,再加上那特屬于男人的性感和陽剛

    體內分泌過剩的荷爾蒙如同火山般在噴發,簡秋水下意識地用舌尖舔了舔唇角,一雙眼眸不由自主地向上

    不料,卻正撞上樓天城看過來的視線。

    那一雙透著清冷的黑眸里,透著一絲只有簡秋水才看得清的冷嘲和嗤笑,雖然他什么都沒說,但簡秋水仿佛聽到他在說

    “像你這么不要臉的女人,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簡秋水怒了,她輕咬著唇角,維持上半身未動。

    踢掉腳上的高跟鞋,光著白嫩的腳丫,朝著他坐著的方向緩緩伸出腿去......

    幾秒之后,她那涂著胭脂紅的腳趾準確無誤地蹭上了樓天城的大腿題外話做個小調查哈,茶花的本意是想,將霍之卿、夏翩和樓天城、簡秋水這兩對的故事一起寫,這樣顯得整個文要豐滿一些。

    當然,我是來征求你們意見的。

    留言告訴我哈,我會遵從大多數人的意見。

    另外,從這個月開始,每天保底六千,加更除外哦,么么噠~00小說網www.00xs.cc收集并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00小說網(零零小說網)的最新網址: www.kmeejl.tw 。cc域名非常好記。第一時間閱讀《一見傾心,搶來的老婆有點甜》的最新章節
您可以在閱讀中使用鍵盤“左右鍵[← →]”快捷翻頁,按“回車鍵[←Enter]”直接返回章節目錄.返回頂部

喜歡看一見傾心,搶來的老婆有點甜的人也喜歡看

单双中特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