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機閱讀本書

    掃描二維碼,直接手機閱讀

查看目錄

正文 第201章明天一早咱就去民政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一見傾心,搶來的老婆有點甜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 進入下一章。
    00小說網www.00xs.cc

    第201章 明天一早咱就去民政局

    半夜,簡秋水睡得正香呢,手機響了。

    她翻了個身,眼睛也沒睜開,就這樣伸手過去摸索著將手機從床頭柜上拿了過來。

    直接摁下接聽鍵,放在耳邊,困得她也不想開口。

    話筒那頭傳來樓天城低沉略帶幾分醉意的嗓音,“睡了”

    “嗯”

    睡意朦朧的聲音,透著幾分懶懶的嬌憨,聽進樓天城的耳朵里,就像一只剛醒的小貓,發出讓人憐愛的叫聲。

    樓天城心口一緊,他對著話筒輕輕開了口,“還想不想見我”

    這會兒的簡秋水就想睡覺,哪怕是天皇老子來了圣旨,她也是不想見的。

    所以,搖頭拒絕,“好困,不見。”

    “可我想見你,怎么辦”

    “見我做什么”

    “帶你體驗新鮮和刺激。”

    “說人話。”

    “老子想弄你。”

    簡秋水翻了身,繼續拒絕,“每次你喝了酒就跟不倒擎天柱似的,我才不受那罪。”

    “今天沒喝多少”

    “不去”

    樓天城嗓音一下子就冷下來,“你確定”

    “嗯,我確定一定以及肯定。”

    “好,那我上去。”

    簡秋水一聽就急了,爹媽都已經睡下了,萬一吵醒就不好了。

    立馬出聲,咬著牙切著齒,“你給我老實等著”

    樓天城薄唇微勾,“快點,別磨嘰,老子等不及。”

    “你特么地吃藥了”

    “我就想吃你”

    簡秋水悄悄打開了大門。

    剛關上門,正要抬腳下樓梯,只覺得眼前黑影一閃,下一秒,她就被人扛了起來。

    嚇得她剛想大叫救命,就聽見男人熟悉的嗓音傳來,“怕什么,是我”

    簡秋水一愣,隨即氣得抬手,使勁捶他肩膀,“你給我放下來”

    “不放,我就喜歡這樣背著你”樓天城一邊說著一邊大步朝樓下走去。

    簡秋水使勁捶他,氣急敗壞地說,“你這是背你這明明就是扛”

    “扛著不舒服”雖然嘴巴上這樣說著,但樓天城腳步未停,幾步跨下去,就已經下了樓。

    簡秋水也懶得跟他再廢話,扛就扛吧,只要不把她摔著就行。

    扛著她,樓天城走得極快,她那點重量對他來說似乎根本不值一提。

    大步走到車旁,樓天城伸手拉開駕駛座的車門,直接將她塞了進去。

    簡秋水還沒來得及緩口氣呢,樓天城已經幫她扣好了安全帶。

    臨關門前,他還不忘伸手在她臉上摸一把

    “”

    簡秋水眼里冒著火。

    這個男人,一喝酒就是這副發情的死德性,恨不能隨時隨地一口吞了她。

    再想想以前,追他的那時候,她碰一下他,他那跟刀子似的眼神恨不能把她戳死。

    奶奶的,現在倒好,這才不過半年多的時間。

    樓天城這么一個高冷范的禁欲系男人搖身一變,直接變成了一個永遠吃不飽的大灰狼。

    樓天城上了車,一邊啟動車子一邊看向鼓著腮幫子一臉不爽的簡秋水,微擰了眉,“不愿意”

    簡秋水抬手,指著他車上的時間,忍不住發飆,“姓樓的,你特么地能不能看看現在都幾點了”

    樓天城沒說話,一個快速倒車之后,車子迅速駛出了市委大院。

    直到車子駛入主干道,他才緩緩開了口,“再晚又怎樣你是我的女人,我想和我女人睡個覺都不行”

    簡秋水瞪他,“誰是你女人咱倆可還沒結婚呢。”

    樓天城一邊注意著前面的路況一邊淡淡瞥她一眼,“你忘了在凰寨,你可是我明媒正娶的,小流氓,你現在想抵賴”

    “我”簡秋水想說不算。

    但那場婚禮太過美好,
--0---0---小--說---00xs.co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一見傾心,搶來的老婆有點甜00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說推薦閱讀:首席的合約新娘
-0--0---小--說---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她根本不舍去否定。

    只好悻悻地繼續說,“不是還沒領證么”

    “想領證那好,明天一早咱就去民政局。”

    簡秋水氣得拿手掐他胳膊,“瘋子”

    樓天城沒動,任由她掐著。

    簡秋水掐啊掐,她自己的手指頭都掐疼了,而被掐的這個男人卻眉頭都沒皺一下。

    算了吧。

    皮糙肉厚的,遭罪的是自己。

    簡秋水就這樣懶懶的窩在副駕駛座上,偏頭看著車窗外的夜景,過了一會兒就有些昏昏欲睡。

    就在她快要睡著之際,突然,樓天城低沉的嗓音傳來。

    “明天收拾一下,搬過來住。”

    簡秋水搖頭,“你天天這么忙,我自己又不會做飯,難不成讓我天天吃外賣”

    “吃飯去咱媽那兒,睡來我這邊。”

    “不要。”

    “不愿和我睡了”

    “想啊,但你每天都三更半夜的,天天都是我眼巴巴地等著你回來,都煩了。”

    “我以后盡量早回來。”

    “說話算數”

    “總不能讓你獨守空房。”

    “哼,知道就好,時間久了,小心我一枝紅杏出墻去。”

    樓天城立馬微瞇了眼,冷冷地看她,“你要是敢,我就把你腿給掰折了。”

    “”

    嚇得她小心臟都哆了幾嗦。

    車子直接停在公寓樓下的停車位。

    簡秋水沒動,直到樓天城將門打開,看著她開了口,“還不下車”

    身子懶懶的,簡秋水不想動,于是就朝他伸手,撒著手,“不想動。”

    樓天城看她一眼,直接伸手,將她打橫抱起。

    簡秋水用手勾著他的脖子,笑著問,“不是喜歡扛著走”

    樓天城力氣很大,抱著簡秋水毫不費力地大步朝公寓樓走去。

    他一邊走著一邊淡淡出聲,“你當是扛豬肉呢。”

    被抱著還挺開心的簡秋水,立馬被他這句話氣得七竅生煙,“你才是豬,大公豬”

    “嗯,所以咱倆挺配。”

    “你才和豬配。”

    “正好配你”

    “樓天城”簡秋水氣得哇哇大叫,“我掐死你”

    說著她就用手去掐他的脖子。

    樓天城微微躲開,“半夜三更的,你鬼叫什么。”

    “哼”簡秋水將頭偏到一旁,再也不想理他。

    樓天城垂眸凝她一眼,抱著她進了電梯。

    進了電梯,他依舊緊緊地抱著她,沒有松開。

    出電梯,進門,然后他就直接抱著她進了浴室

    “我洗過澡了”

    “陪我再洗一次。”

    “不要洗澡就洗澡你摸那兒呢樓天城你這個流氓”

    “不舒服”

    “”

    簡秋水想說,她真特么地快要爽死了好么。

    次日,周六。

    簡秋水一覺睡到大中午,如果不是手機響了,她估計能睡到天黑。

    電話是田女士打過來的,她這邊一接通,她就問她,“昨晚家里進小偷了”

    簡秋水一聽,瞌睡醒了一半,“進小偷了丟什么了”

    “丟人了”

    “”

    搞半天,原來是在說她呢,于是,簡秋水就不說話了。

    見她不說話,田女士就知道她懂了,于是在那頭就吧啦吧啦的說開了,“今天一大早,你爸還特意出去買了你最喜歡吃的牛肉粉,回來敲了好久的門,里面一點動靜沒有,我就尋思著,莫非是還在睡我就沒進去叫你,想著難得周末睡吧睡吧,這一睡就是一上午,中午你爸說帶咱倆出去吃,隨便叫上天城,于是就給天城打電話啊,好家伙的,這才知道,你昨晚就被扛走了”

    簡秋水吃驚地問,“媽,你怎么知道我是被扛走的”

    田女士那頭沉
-0--0--小--說--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一見傾心,搶來的老婆有點甜00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說推薦閱讀:首席的合約新娘
--0--0---小--說---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默了許久許久,久到簡秋水以為她媽睡著了。

    然后,田女士再次開了口,聲音聽起來特糾結,“我猜的。”

    簡秋水就在這頭笑,笑得那叫一個歡樂。

    田女士見她還有臉笑,就吼她,“趕緊給老娘起來,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趕緊過來御膳宮。”

    說完啪的就掛了電話。

    簡秋水放下手機,伸了個大大的懶腰,然后對著房門捏著嗓子叫,“老公”

    樓天城正在書房忙著呢,猛地聽到她這個音,正寫著字的手微微一抖。

    唇角微扯了一下,隨即放下手里的鋼筆,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雙手抄袋,他大步出了書房,隨即進了一旁的臥室。

    一進去就看到了將半截身子露在被子外的女人,那裸著的白皙的線條柔美的后背,他眸色一深。

    抬腳走過去,彎腰,伸手將被子給她拎了上去。

    簡秋水回頭看他,那張巴掌大的美人臉上,表情慵懶透著惑人的小性感。

    她沖他笑了笑,撒著嬌的出聲,“你抱我去洗澡。”

    樓天城二話不說,一把將她從床上抱了起來,大步朝浴室走去。

    簡秋水抱著他的脖子,將小臉一個勁兒地往他肩窩里蹭,一邊蹭一邊嬌嬌地說,“你昨晚弄得人家好疼。”

    樓天城垂眸凝著她,薄唇扯了扯,“只是疼”

    簡秋水抬眼瞅他,特委屈的小模樣,“你一喝了酒就好野蠻,人家不喜歡。”

    樓天城神情淡淡,“誰昨晚在老子跟前叫得跟只發春的貓似的”

    “”

    簡秋水忍不住去回憶,她叫得有那么動聽

    發春的小貓喵喵瞄的叫著,可好聽了。

    夏翩一大早就起來了,正做著早餐呢,毛嘟嘟踢踏著小拖鞋啪啪的走了進來。

    她扭頭看他,見他穿著卡通小睡衣一臉沒睡醒的小模樣,就問,“怎么不多睡會我早飯還沒做好呢。”

    毛嘟嘟用手揪著自己滿頭的卷卷毛,揪著小眉頭,“翩翩,我好像便秘了。”

    夏翩一聽,立馬停了手上的活兒,轉身走到他面前,輕聲問,“多久沒大大了”

    “四天了。”毛嘟嘟一邊說著,一邊用手去捂肚子,“肚子有些疼。”

    夏翩一聽就有些急,四天沒大便,這對于一個孩子來說的確有些不正常。

    她立馬牽著毛嘟嘟手去找霍之卿。

    霍之卿比夏翩起得還早,工作上還剩下最后一點收尾的,他正在書房里忙。

    看到夏翩牽著毛嘟嘟的手走進來,便出聲問,“怎么了”

    “嘟嘟四天沒大便了,現在肚子有些疼,你幫他看看。”

    霍之卿看了毛嘟嘟一眼,朝他招了招手,“過來。”

    毛嘟嘟捂著肚子走過去,一臉痛苦地看著霍之卿,“老舅,我是不是得了啥大病怎么連便便都來不出來了。”

    霍之卿睨他一眼,“把舌頭伸出來我看看。”

    毛嘟嘟立馬照做,將舌頭伸得老長。

    霍之卿看了一眼,隨即抬眸看向夏翩,“給我拿根針過來。”

    “縫衣服的針就行嗎”

    “嗯。”

    夏翩立馬轉身就去拿。

    毛嘟嘟一臉害怕地瞅著霍之卿,不安地問,“老舅,你要針干什么”

    霍之卿看他一眼沒說話。

    夏翩手里拿著針線盒走進來,她將它遞給霍之卿的同時忍不住問,“給嘟嘟扎嗎要扎哪兒你確定管用”

    霍之卿抬眸凝著她,薄唇微啟,“別忘了,我是醫生。”

    言外之意,她該無條件的選擇相信他。

    霍之卿從盒子里挑了根針,看向毛嘟嘟,“把左手伸過來。”

    毛嘟嘟立馬將左手背到身后,然后躲到了夏翩身后,再出聲,聲音里已經帶了哭腔,“翩翩,我不想扎針。”

    夏翩看著霍之卿,想說什么,卻見霍之卿已經冷了臉。

    他看著她,冷冷出聲,“把他帶過來。”

    “除了扎針沒別的辦法么”夏翩看著那針,覺得太滲人。

    話說十指連心,就這
-0-0--小--說---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一見傾心,搶來的老婆有點甜00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說推薦閱讀:首席的合約新娘
-0--0-小--說--這是華麗的分割--
么一針扎在手上,該有多疼

    “有,”霍之卿淡淡出聲,“用開露塞。”

    “那我們就用”

    夏翩話沒說完,就被霍之卿出聲打斷,“是藥三分毒,你確定要選擇開露塞”

    夏翩回頭,看著躲在她身后的毛嘟嘟,柔聲說,“聽他的好不好就扎一下。”

    毛嘟嘟小臉都白了,他一個勁兒地搖頭,“翩翩,我不要,我怕疼。”

    霍之卿直接從位置上站起來,抬腳大步走過來。

    毛嘟嘟一見他過來,立馬就躲。

    霍之卿眼疾手快,直接一把抓住了他。

    毛嘟嘟大叫,“翩翩,救命。”

    夏翩急得不行,卻又無可奈何,只能在一旁紅著毛嘟嘟,“乖,一會兒就好,你舅扎針不疼”

    疼字剛落音,夏翩就聽到毛嘟嘟撕心裂肺的哭叫聲。

    夏翩凝神去看,發現霍之卿的手里的針已經扎在了毛嘟嘟的食指上,鮮紅的血珠冒了出來。

    幾秒之后,霍之卿將毛嘟嘟松開,隨即轉身將針遞給夏翩,“一會兒給他手指做下消毒。”

    夏翩擔心地問,“這樣就好了嗎”

    “嗯。”

    夏翩立馬將針放進針線盒,然后去抱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毛嘟嘟。

    毛嘟嘟立馬撲到她懷里,哭得那叫一個傷心欲絕。

    夏翩心疼得要命,一邊哄著毛嘟嘟一邊拿不贊同的眼神看向霍之卿,意思很明顯,都是他惹的。

    霍之卿就當沒看見,無視之。

    毛嘟嘟的大哭并沒有持續多久,兩分鐘左右的模樣,他猛地停住了大哭。

    一把松開原本摟著夏翩脖子的手,什么話都不說,轉身就外往跑。

    夏翩一驚,立馬叫道,“嘟嘟,你去哪兒”

    說著,她就要追出去。

    霍之卿看她一眼,緩緩出聲,“通了。”

    通了

    夏翩微微一愣,隨即明白了。

    她睜大了雙眼,不敢置信地看著霍之卿,“這么神”

    “就這么不信我”

    “沒啊,就是覺得很神奇。”

    霍之卿抬腳走到她跟前,靜靜地看了她半秒之后,突然俯身在她耳邊低低的說,“想試試”

    夏翩臉頰微紅,忍不住用手推他,滿眼的嬌嗔,“你才便秘呢。”

    霍之卿勾了唇角,“人吃五谷雜糧,這些避免不了。”

    “”

    大清早的,廚房還做著早飯呢,他倆在這兒討論這么重口味的話題。

    夏翩想,一會兒早飯怎么吃得下

    ......

    一通暢快淋漓之后,毛嘟嘟舒服得哼起了小曲。

    他一邊哼著小曲一邊瞅著手指頭上的針眼,忍不住想,霍老大還真有點本事。

    雖然挨了一針,但比起此刻通體舒暢的勁兒,他覺得是值了。

    拉完出來,他就進了餐廳。

    一進去就看到了坐在餐桌前的霍之卿,他立馬走過去,在他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

    杯子里有溫水,他伸手拿過杯子,喝了大半杯水,見霍之卿沒開口主動找他說話的意思,于是憋不住,主動開了口。

    “謝了。”

    霍之卿眼皮都沒抬,清冷出聲,“馬桶沒堵”

    “”

    為什么就不能愉快的聊聊天呢。

    夏翩端著托盤走出來,托盤上擺著一碗面,她將面條端到毛嘟嘟面前,笑著說,“長壽面,都要吃完哦。”

    毛嘟嘟看著眼前的那碗鋪著荷包蛋散發著香氣的面條,忍不住紅了眼眶。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比翩翩對他更好了。

    霍之卿睨他一眼,出了聲,“磨嘰什么,趕緊吃,連湯都喝了。”

    “”

    毛嘟嘟瞅著霍之卿,那小眼神別提有多郁悶了。

    00小說網www.00xs.cc
00小說網(零零小說網)的最新網址: www.kmeejl.tw 。cc域名非常好記。第一時間閱讀《一見傾心,搶來的老婆有點甜》的最新章節
您可以在閱讀中使用鍵盤“左右鍵[← →]”快捷翻頁,按“回車鍵[←Enter]”直接返回章節目錄.返回頂部

喜歡看一見傾心,搶來的老婆有點甜的人也喜歡看

单双中特是什么意思